冰冰一年又一年

【叶周】因果律(下)

《因果律》上  第一段有修改

《因果律》中


(下)

……“哟,有烟吗?”……

……“哎呦,你怎么知道哥就抽这个牌子——”……

……“放心吧,哥是‘相关人员’,专门留下来帮你描述案件的。”……

……“那封信就是我在这里的理由。”……

……“这次这个,真没法教你。”……




……“小周,刚刚发了通告,缉毒‘嘉世’的叶秋前辈,牺牲了。”……

……“那个叶秋不是牺牲了吗?我怎么听说他是叛变了——”“我也听说,那天好像还在街上碰到个跟他很像的——”……




一瞬间,周泽楷脑内闪回了无数碎片,在叶修徒劳穿过他肩头的透明指尖滑落,又循着它们崩裂的轨迹缓慢地飞回去,一片一片拼凑成型。



……“我,能看见。……看见,它们的……心愿。”

“安啦,我信你。特别信。

“真的,不然哥也不会在这里等你不是?”……




周泽楷撑着地板一点一点站起身来。

低血压的昏眩已经消失,但他眼前依然空无一物。

只有叶修,还坐在鞋柜上,看着他,挂着漫不经心的闲散笑容。

“……”

周泽楷愈发口干舌燥。他舔了下干裂的唇,从风衣口袋里摸出刚刚塞进去的那根烟,颤抖着手递回叶修嘴边。叶修顺从地张开双唇含住,明明连烟带手指都探进了口腔里,指尖却什么都没有触碰到。

什么都没有。

叶修保持着含住烟的姿势,嘴角轻轻地扯起来:

“哎呀,还是被发现了。”

“……前辈,你……”

“是啊,终年打雁的,还是一不小心被雁啄了眼了。只可惜卧底了一年半,还是没能弄到全部的资料。”

叶修用毫不在乎的口吻讲,双眼注视着周泽楷,然后,露出一个近似于温柔的表情:

“还好,等到你了。”

“前辈……等我……”

周泽楷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喉头酸涩,连呼吸都疼痛,不知道是一直没能饮水还是别的原因。

“是啊,我知道‘轮回’这个部门可以复原现场,不过小周你比我想的还厉害,这样我就放心了。”叶修如释重负,用右手抚上左胸口,“这里,开了个洞,那封信就藏在这里,被匕首插住了,哥只能自己动手拔出来——说实话,那时候,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还好有你,小周,”叶修抬起手去碰周泽楷同样苍白的脸,是很漂亮的手指,干净修长灵活有力,明明应该染满血迹的手指,“还好你能看到我,你能——”

“——看见你的心愿……”周泽楷本能地接。

“是啊,哥信你,真的,特别信。”

周泽楷好看的双眼里风起云涌。

他低下头,抚上空气中叶修的手,盖住自己的眼睛。

“——凶器。”

霎时,周泽楷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大步走开,摸手机的时候手指还在颤抖,拨给江波涛的电话按了几次才打出去。叶修安静地听着他简短地指示江波涛把匕首送进来,又在挂断电话前多讲了一句:“任务可能……有更重要的。对……我负责。”

“小周,”看着周泽楷把手机收起来,拉开别墅前门向结界外走去,叶修在他身后喊住他,“你不会是打算放弃任务,把我复活吧。”

“八千万,”周泽楷头也不回,“我还有储备的。”

“储备的?储备在哪里的?”

“……不影响。”周泽楷避重就轻。

“八千万,加你不知道私藏在哪里的——我猜猜,该不会是跟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一命换一命吧?”叶修追着周泽楷走出去,“这样换哥一条命?那还够还原那封信不?”

“……前辈活下来,”周泽楷强势地坚持,“还可以再回忆。”

叶修笑了:

“别傻了,小周,你刚刚还讲来着,因果律顺序,哥中刀在烧信之前啊——你准备了八千万,其实还原那封信很费劲吧?”

“……”

“啧,还以为能打得过,先烧掉就好了,就可以赖着领导连哥的小命一起重新读档了。”

周泽楷安静了。他已经走到警戒线前,孙翔就在他面前打电话,大概是江波涛的。叶修站在他身后宽慰他:“不过匕首拿回来是对的,那啥……信上还被捅了个洞不是?”

“……前辈是,”周泽楷轻声问,“什么时候死亡的?”

“爆炸之后,在医院里,还坚持了一段时间,跟上级讲了信的事。哥还是挺幸运的,没被爆炸炸死,就是抢救晚了,血流的多了点……”叶修很诚恳地答,“可能就在你来之前吧,没影响你一开始还原炸弹——也来不及还原了吧,大概。”

周泽楷连忙看表,离叶修死亡大概只有五个小时。

但是离案发后72个小时,还有不到四个小时。

根据因果律只能影响一次,叶修死亡的“果”已经被自己存档覆盖,他受伤的“因”……也快要来不及了。

悔恨和懊恼一起袭上周泽楷心头。他仰头望着天空,深黑的夜色沉重浓郁地覆盖下来。

要是先调查清楚……带上足够单位的熵……

毫无触感的手臂绕过来,似乎是想要覆盖住周泽楷垂在身侧的双手。叶修从身后环抱住他,下巴搁到他肩头,周泽楷顺着他手臂的动作抬起胳膊,双手在胸前交握,前辈虚无的手掌温和地按了按,没有力度:

“小周你个子真高……没有人是万能的,重要的是任务。

“你看到的我,用你的话说,也就只是我的心愿而已。

“把信拿回去,别让别人再牺牲了——哥就没白死。”

周泽楷似乎能感觉到叶修在他耳边轻声叮嘱的气息:

“也没白认识你,小周。”





孙翔这次很节约地只划了一道线,硬生生扯开结界,大个子艰难地从狭缝里钻了进来。

“副队说帮你请求了更大范围的影响,”他递过封在塑胶密封袋里的匕首,还有另一个袋子里的打火机和染血的烟头,“副队还说,让你别玩脱了。”

“哎呀,这就是哥抽的最后一根烟啊,”叶修从周泽楷身后冒出头来,仗着孙翔看不见他大大咧咧地感慨,“都没抽够本——唉小周你走慢点,我现在用飘的还不太适应。”

周泽楷板着脸,把证物袋都装进口袋,丢下叶修和孙翔单方面大眼瞪小眼,折身就往别墅里走。叶修对着看不见他的孙翔挥手:“唔,小周心情不好,多担待啊小朋友——哟走的真快,‘轮回’的人都这么利索……”

他往回连飘带跳,堪堪没被甩上的门夹住。叶修摸了摸鼻子,跟着赌气的周泽楷一路走一路找话:

“小周我跟你讲啊,这个炸弹是在客厅爆炸的,要是在这条走廊爆炸你知道会怎么样吗?小周你枪法这么好一定能想的到的。想一下嘛这可是前辈给你出的题目啊,刚才你不是还说‘想学’嘛……好吧我告诉你啊,走廊就跟枪管一样,两头的爆炸损坏会比走廊内部严重——啊小周,现场在书房的……唉唉小周,这个门不用恢复的!是救护破进去的——”

周泽楷已经把荒火上了膛,对着被撞坏的门锁开了一枪,门“咔哒”一声,严严实实地锁上了。

“小周你看你恢复了——进不去了吧?哥现在手里可没有钥匙啊。”

叶修摇摇头,拿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念叨:

“小周啊你这么急躁,以后哥不在了,你可怎么办啊。”

之前也没有你在……

但周泽楷什么都没说,他怔怔地盯着被自己锁回去的门,感觉时间线都乱掉了。

又浪费了一些熵……

他举起左手的左轮碎霜,对着门锁重新开了一枪,计量仪的数字和门锁一起跳动,周泽楷推开门,面对一地黑红的血,胸口抽痛。

就好比口袋里的那支匕首穿透了自己一样。

叶修抬手去蒙周泽楷的眼,周泽楷的视线穿透了他逐渐变成半透明的手指,他尴尬地笑了下,抚上周泽楷端正的脸,似乎是想把前辈的温柔全都表现出来:

“你以后还会面对很多人的死亡,很多同事的牺牲——

“当然,我只希望,你再也不会有这么一天。”

“不会的,”周泽楷坚定道。

他的视线重新变得冷静沉着,举起碎霜,扣住扳机,在空气中逐渐吸附了已经灰飞烟灭的纸的残余灰烬。

“打火机?”他侧头问叶修,叶修回忆了一下,补充:“倒推的话,这根烟是用信点着的。”

周泽楷点头。他拿出叶修方才一直叼着的那根烟,沉默着,举到自己唇边,轻轻含住。

荒火喷出的火苗点燃了那根烟,周泽楷生疏地吸了一口,咳嗽着用一下子亮起来的烟尾凑到碎霜的枪口上,松开扳机。

在空气中漂浮的灰烬从烟尾开始一点点成型,逐渐拼凑成一个牛皮纸信封的形状,正中有个破口,露着几张纸,纸上浮现出黑色的字迹。

叶修的眼神第一次专注起来。

火焰最后跳回到打火机里,叶修注视着周泽楷收起双枪,抽出信封里的信纸翻动,自己凑过来检查了一下内容。

“我就知道不会有问题的。”

他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点亮了他稀薄苍白的面容,有点虚胖的脸上重新流露出了当年神级警察的干练精悍:

“这样哥就没心事了……除了,有点对不起你。

“再见了,小周。”

仿佛要消失在夜空中一样,叶修最后抱了抱周泽楷。

周泽楷顺着他抚摸自己脸的动作闭上了眼。

他重新拔出了左手碎霜,扣住扳机。

“小周——咦?小周你?!”

“我能看到,”碎霜枪口凝聚起淡蓝色的磁场,奇迹般地吸附住了叶修将要抽走的手,固定住了他的整个身体,周泽楷抬起眼睑,一字一顿道,“我的心愿。”

他右手按下腕表上的计量仪,最后的二千万熵值数字亮了起来。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摸出口袋里的证物袋,用牙齿撕开塑胶袋,抽出匕首。

匕首上的血沾到了周泽楷干裂的唇上,被他舔去。

他举起染满叶修血迹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左臂刺了下去!

“小周你——”

喷溅出的鲜血覆盖了匕首上干涸的陈旧血迹,腕表上的数字暗了下去,紧接着又亮了起来,不断跳动着增长!

“我……只能还原到,你中刀的时候,前辈。”

周泽楷忍痛喘息着丢下碎霜,被吸附住的叶修不由自主地随着枪口的下坠向前扑,被周泽楷抱住,本来已经虚无了的身体碰到周泽楷的血,竟然逐渐有了实感。

“这是暂时的……”周泽楷右手握住匕首,把那封信塞回叶修胸前的口袋里,“之后我会尽力急救……

“前辈……你也要,努力活下来。”

叶修注视着周泽楷比方才愈加失去血色的脸。

嘴唇干裂,疲惫脱力,脸上还沾着血,狼狈不堪。

却比之前他在公告栏,在报纸上,在电子系统里见过的每一张照片,都英俊得摄魂夺魄。

“嗯,”他用快要消失的双手覆盖在周泽楷握住匕首的手上,露出漫不经心却成竹在胸的笑,“哥会想着你的。”

匕首沿着曾经的路线刺进胸口,血喷了出来!





“……嗯?”

依令在医院太平间守着叶修遗体的江波涛忽然眨了眨眼,他面前覆盖着白布的尸体似乎在快速地塌陷下去。确认四下无人,江波涛牵起白布的一角,猛力一抽,担架上正散出最后的淡蓝色光芒,仅剩下一套警服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江波涛心领神会地掏出手机快速拨了号:“通知救护车,立刻去……”





别墅的书房里,沿着沾有叶修和周泽楷两人血液的匕首,叶修稀薄的身体血肉开始重组,手下逐渐摸到了体温。

叶修慢慢倒了下去,周泽楷扶着他躺到地板上,固定住匕首防止伤口扩大,又从怀里摸出绷带来娴熟地包扎。

叶修用薄温的手指沿着周泽楷的手臂摸上去,按住了他自刺的刀口:

“哟,”他喘口气,牵动了下嘴角,“还有烟吗?”

周泽楷低着头,咬着绷带一端扯紧了结:

“有,”他松口气,把那盒拆走了一根的烟在叶修眼前晃了晃,“等你好了,都给你。”







尾声




“……警方根据线索,成功捣毁了一个特大跨国制毒贩毒团体,缴获海洛因——”

“——哔。”

遥控器被丢到桌子上,关掉电视的人挠挠头,又正了正领带,似乎身上的冬常服警服穿得很不习惯。

“小周你不厚道啊,”他回过头,对着坐在办公桌后的人抱怨,“说好了给我烟的,怎么把哥的存货都收了。”

办公桌后的周泽楷正色,指了指墙上崭新的“办公室内禁止吸烟”标语。

“叶神,小周也是为了你好,”江波涛笑眯眯地端了两杯茶水过来,“伤还没好利索,跟小周一起喝点补血的红枣茶吧。”

“啧,哥就不该一时被美色所惑,答应了调职,”叶修一脸的悔不当初,“当卧底的时候都没这么清素。”

周泽楷涨红了脸一声不吭,江波涛熟门熟路地左右安抚:

“安啦叶神,你身份暴露,又加上得知了‘轮回’的秘密,根据规定也只能调进来了。”

“有机会了,”周泽楷忽然抬头,“都教给我。”

叶修叼了支圆珠笔一下一下地咬,闻言,扯起了一边唇角:

“呵,哥的手艺可是很值钱的,”他打趣道,“烟都不给,哪能这么轻易就答应你。”

“叶神,”江波涛促狭地笑了下,“小周命都还给你了不是?”

“不让哥抽烟,”叶修义正辞严,“还不如让哥死了算了!”

“呃……”

明显是玩笑,周泽楷倒当真了,着急地站起来,嘴唇嚅动了几下,局促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啦,”这孩子真容易逗,叶修想着,伸出手去摸周泽楷头顶梳不下去的翘发,温暖的手掌实实在在地按下去,“除了抽烟,其他的,都教给你。”

反正,有的是机会呢。

在一起的机会。



end


===================

所以大家还能看出那个老叶和小周拿高尔夫球砸窗玻璃的前身吗……

反正只是个梦科学性不要考虑……

这次没写手稿纯电脑直接敲的文笔粗糙勿怪……


评论(34)
热度(135)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