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叶周】因果律(中)

《因果律》上

所以那个梦究竟是怎么发展成这样不科学的脑洞的……【别打脸


因果律(中)


“我,能看见。”

光还原别墅外散落的弹片周泽楷就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确认完屋外没有需要还原的痕迹后,周泽楷退到他进入结界的位置就地坐下稍事休息。一米外的地方孙翔背对着他坐在马扎上,就着剩下的那半瓶矿泉水狼吞虎咽地啃面包,虽然气味和声音都被隔绝了,周泽楷还是忍不住悄悄舔了舔嘴唇。叶修盘腿坐在周泽楷对面一下一下咬着过滤嘴,似乎随时打算趁周泽楷不注意的时候点个火。周泽楷盯他盯得严防死守,叶修只能干笑着找话题,小周你真逆天啊技术也棒准头也好,你怎么知道要对准哪个弹眼——周泽楷想了十几秒,就这么回答了四个字。

“看见?看见什么?”

“……看见,它们的……心愿。”

周泽楷足足用了一分钟才挑出这么个虚幻的词语,叶修配合着笑了几声,发现周泽楷脸上露出局促窘迫的表情,才干巴巴地收起笑:“小周你不是在开玩笑啊?”

周泽楷用力摇头,被前辈笑话了——他闷闷地低下头。

他明明是认真的……能够看到弹片想要重新聚合在一起的意念,它们被高温气体推挤粉碎前的形状,苦痛着四散飞溅的轨迹,所以才能沿着这个轨迹把它们送还回去。他能看到花是如何在凋谢后想要恢复最美丽的模样,能看到被撕碎的情书曾经如何地满载爱语。他看得到美好从过去到毁灭的过程,才能循着这个过程耗费“熵”来补足所欠缺的扭转因果的助力。

可是当他绞尽脑汁才想出这样一个描述时,连江波涛都露出困惑的表情。

叶修夹着烟的手在他眼睛下面挥了两下。

“安啦,我信你。特别信。”

周泽楷抬头,叶修摆出最真诚的表情给他看:

“真的,不然哥也不会在这里等你不是?对了,你说你要找什么?”

“……一封信。烧掉了的。”

周泽楷掏出手机来查看了一下任务说明,眯起眼。他长得端正,眼睛尤其好看,微微敛起神采沉思的样子格外的迷人。叶修近距离看着他毫无自觉地单纯苦恼,默默地抚了下胸口。

“……不行,没法找。”

任务说明着实太简略,什么样的信,在什么位置,什么时间烧掉的通通都没有讲。偌大的别墅,又是爆炸后的,简直无从下手。

“那封信啊,”叶修闻言,挑起了眉,“担心啥,不是有哥在嘛。”

“?”

“那封信就是我在这里的理由,”叶修爬起来,伸手,周泽楷没用他拽,自觉地也站了起来,“这次牺牲的是缉毒安插了很久的卧底,那封信是他被杀前准备传递出去的线索,因为里面写了其他卧底的信息,不能落入毒贩手里,才在临死前销毁掉的。地点在书房里,是一个牛皮纸的信封——不过小周啊,你早说只要那封信不就好了,还费劲儿弄个什么弹片。”

“要……严格按照顺序。先后、时间顺序,不然——可能会影响因果。”

最难的问题解决了,周泽楷高兴了起来,话也多了几个字。叶修这次似乎明白了,冲他扬了扬下巴:

“呀……好像下雨了。”

是下雨了,周泽楷看见结界外的孙翔摸了摸头,伸出手接了一会儿,腾地跳起来,对着结界里比手画脚。张佳乐的屏蔽结界本身就是掩护用的,纵然只有一臂之隔,孙翔也看不到结界内的样子,朝着无人的地方比划了半天,周泽楷看着心疼,默默地站到了他面向的位置。

队友爱。周泽楷这样想着,拨通了江波涛的电话:“雨……局部,控一下。”

电话那边似乎絮絮地嘱咐了什么,周泽楷不停地点头,最后嗯了一声,收线。

“打电话没关系吗?”叶修无聊地研究孙翔能比划到什么时候,“不会影响那个什么,熵?”

“电磁波,”周泽楷收起手机,悄悄松了口气,“波粒二象性,影响最小。”

“小周,”叶修闲闲地讲,“哥是军转,初中没毕业。”

周泽楷立刻手足无措了起来,叶修看得好笑,原来传说中“有关部门”高冷的队长其实只是单纯又不善言辞。他看够了孙翔,转身带头向别墅门走,刚迈了两步出去,听见身后周泽楷说了一句,声音紧张而焦急:

“前辈——很厉害。”

叶修转头笑:“那是当然。”





叶修的确厉害。

虽然是缉毒出身,但对于刑事现场叶修也如数家珍。他带着周泽楷谨慎地走进别墅玄关,一点一点地描述着案件。哪里是新鲜血迹,哪里是陈旧的,哪里是刑警勘查提取过破坏了的。他讲了痕检常用的固定取证方式,讲了如何从血迹的形状判断伤口的高度,还教了些课本上没有的小技巧,都是经年累月才能摸索出的独家秘诀。

更令周泽楷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是,叶修竟然能够分辨出每一处痕迹的大致时间,哪些是信件被烧毁前就留下可以不用管的,哪些是烧毁信件的时间后爆炸之前留下必须还原的,哪些是爆炸之后清理现场留下的……他甚至把打斗的过程精确到每一步完整地描述出来,周泽楷按照他的指导逐步倒推还原,几乎分毫不差。

“还有多少,那个熵?”

复原玄关又用了两个半小时,周泽楷很疲累,精神上却很兴奋。他深知叶修的帮助让他节约了不少时间和体力,如果没有叶修大概自己也能一点点推算出来,但势必会浪费很多熵值。

虽然按照预估消耗和额外损耗申请了足够多的熵值,但能节约一点,说不定就能多挽救一些资料。

“不到八千万。”

“嗯,看来不够复活人了。”叶修叼着烟抱起手,“够不够还原餐厅?那里倒是没有打斗,只是安了个炸弹,毁的够彻底。”

“不用,”周泽楷摇头,“一次‘因’形成的‘果’……已经完成了。”

就算现场狼藉,只要都是炸弹一次爆炸形成的,周泽楷的弹片复原就能够跳过时间线上的这个点。现在打开餐厅的门大概会看到一个哑火的炸弹躺在地上吧……在通知拆弹组过来之前还是不要靠近比较好。

“那就剩下那封信了。”

叶修四下打量,在鞋柜上坐了下来。他向把用来吸附血液的左手碎霜左轮塞回枪套的周泽楷招了招手:“过来歇会儿。”

周泽楷没动。他满头是汗,有点喘,眼睛却亮得夺目。他就这么用亮得过分的双眼定定地看叶修,叶修轻易就能读出其中“好佩服”和“好想学”的意思。见周泽楷还在试图组织语言,叶修笑笑,伸出手,在他头发上拂过去,动作很轻,连风都没有带起来:

“这次这个,真没法教你。”

周泽楷的眼神立刻黯淡了下去。

他不善言辞,性格也沉默低调,但叶修觉得他的表情其实很好懂。并且由于长得好,一点点忧伤的表情都特别能让人心软。

“这个不行,不过要是以后有机会——你想学什么,只要我会,全教给你。”

周泽楷眨眨眼,笔直的唇角又扬了起来。

“说好了,前辈。”他铿锵有力地应,顿了下,又加了一句,“一定。”

有一瞬间,周泽楷似乎看到叶修苍白的脸上,滑过了一丝类似忧郁的神情。

“哥的手艺可是很值钱的,”一瞬间的类似错觉后,叶修又恢复了闲闲的样子打趣道,“哪能这么轻易就答应你。”

“呃……”

周泽楷着急了,奋力地思考了好一会儿,眼前一亮,从口袋里掏出那包被叶修拆开又抽走一根的烟递了过去。

叶修差点从鞋柜上笑下来:

“哎呦小周你怎么这么可爱……”

他似乎是想要把周泽楷的手推回去,最终也只是做了个手势:“先收着,等有机会教你的时候再给我……有机会。”

摆了摆手,叶修拍拍自己身边:“真不用歇会儿?饿不饿?厨房估计还有包泡面。”

周泽楷摇头。他很累,跟叶修闹了一下放松了神经,疲劳更加明显地袭了上来。他也很饿很渴,但一些有可能影响现场熵值的事情都不能做。

“歇一下吧,”叶修真心实意地建议,“你看哥这个‘相关人员’都不着急,要是出了差错还得重来,熵还是啥的也不够你浪费的不是?”

周泽楷继续摇头,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他单手按住,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按了下空空的胃:“之前……连续工作70个小时。没事。”

叶修看着周泽楷用舌头徒劳地舔干燥的嘴唇,不自觉地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没事,真的,”他夹着烟的手伸出去,似乎想去抚周泽楷的唇,周泽楷用半放空的眼神望着他发呆,没有躲,“哥不是说你没事,是说——就差那封信了,休息一下吧。”

他的手指终究还是没有碰到就收了回去,指尖抖了一下。



烟掉了。



周泽楷累到呆滞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那根烟在自己的唇边落下,抬了抬手,没能接住,烟落到了地板上,一片深黑色的血迹里。

“哎,”叶修也低下头去看那根烟,“好可惜。”

“……”

周泽楷有点烦躁。

叶修没有任何从鞋柜上跳下来的动作。

会影响的,周泽楷想,前辈怎么这么不注意。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俯下身去,修长的手指小心地从血迹上拈起那根烟,放进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他站起身,眼前陡然一片光点。晕眩的感觉袭来。

不能……最好不要碰到现场……物品……

周泽楷徒劳地空抓几下,没有依靠根本无法稳住重心。

视野里充满模糊的白光,他看到叶修神情紧张地探身,伸出双臂要扶他。如同溺水者看到稻草,周泽楷连忙向叶修的方向伸手,去够他的手臂。

他抓了个空。

周泽楷重重地倒在地板上,身下满是干涸的血迹。

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视野周围还是黑色的,但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

他抓住了叶修的手臂,然后,空了。

他的手指穿透了叶修的手臂,叶修的手指扶上他的肩,然后——

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这么从周泽楷的肩头穿了过去。


《因果律》下

评论(22)
热度(89)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