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叶周】因果律(上)

其实一开始只是一个老叶带着小周两个人拿高尔夫球砸窗玻璃的梦,我也不知道怎么发展成这个奇怪的脑洞的……

尽量上中下完结

【第一段有修改注意】

======================

因果律(上)



铺天盖地的大雨。

“……呼……”

男子靠在书房锁紧的门内侧,艰难地喘息。

按住胸口的指间夹着一把匕首,仅露着手柄,刀身完全刺入身体,粘稠的殷色沿着衬衣的纹路迅速地蔓延。他喘息着用双手握住匕首柄,猛力一拔,星芒状的血喷溅到墙壁上,被无力按上的手掌擦抹成一片。

“当啷——”

匕首被随手丢在地上,男子抖着手摸进被刺穿的衬衣内侧,掏出一个被血浸透的信封,信封正中被匕首穿透,露出几张写满了字的纸。

“啪。”

打火机被按动了数次,火石才打出淡蓝色的火焰。男子用火机小心翼翼地点燃了信封,注视着牛皮纸被火舌慢慢舔成焦炭的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含到嘴里,凑到火苗上点燃,满足地吸了一口,顿时剧咳,喷出的血沫染满了过滤嘴。

他无力地垂头,视线还能寻找到掉在地上的烟,手已经够不到了。

听着门外翻箱倒柜的重响,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

身体和纸张的灰烬一起滑落到地板上。

“呵……”

最后的一根烟,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静静地燃烧殆尽。

他听到引线哧哧冒着火星的声音。

然后,是门外爆炸的巨响。







一个令人心情压抑的阴天,厚重的黑云层层叠叠地压在天边,似乎随时都会下起暴雨。

从案发到现在已经阴了整整两天了,衣服都晒不干……

周泽楷这样想着,裹紧了身上的长风衣,把头顶的呢帽又压低了一点。

他从横七竖八的警车当中孤身一人穿过去,径直走向被警戒线围起来的二层独立别墅。有警员想要拦住他,看了他手里的证件,敬礼放行。

“喂——他是谁,没见过啊。”有好奇的女警员凑过来低声问,手里还拎着证物袋。

“嘘——就是上面说的‘有关部门’啦。”

“哦……”女警员注视着来自警局内部传说中的“有关部门”的周泽楷肩宽腿长的挺拔背影,“很、很帅啊……”

“我刚看了证件,才22岁,已经是部长了——”

“哇……”

22岁的年轻部长沉默地走在众警员的注目中,仰头观察了一下案发地点,抿起了削薄的唇。

“……前辈。”

张佳乐闻声回头,扬手冲周泽楷打了个招呼:

“哟,小周来了啊,孙翔快等不及了。”

“买东西……晚了。”

“没事,还有时间,”张佳乐盯着腕表算了下,不在意地挥了下手,“按照你们江波涛说的,布置了20个小时的结界,老韩和老林去清场了,那些警察一会儿就走了——用张新杰的话说,‘4分20秒内撤离完毕’——嗯大概还有两分钟吧。”

他抬起警戒带示意,周泽楷钻进去,转过身注视着张佳乐,嚅动了下嘴唇,最终还只是腼腆地笑了下。

“行了不用客气,”张佳乐明显已经习惯了周泽楷的性格,摆了摆手,“快去找孙翔吧,那家伙——够烦人的,啧。”





够烦人的孙翔正在第二道警戒带外面不耐烦地踹石子。

“队长你慢死了!老——我都等了二十分钟了!”见周泽楷走进,孙翔掂了掂手里的警棍,抱怨了一句,“快点快点,副队电话都打了好几次了!”

周泽楷递过去一瓶从张佳乐那里顺的矿泉水,孙翔接过来咕嘟咕嘟灌了大半瓶,拧上盖子随手一放,把警棍凌空一甩。

原先仅有一臂长的伸缩警棍被甩成一人高的长矛,矛尖隐隐旋着一点微光。孙翔擎起长矛背过身去,对着警戒带内的空气横挥,竖拉,再横挥,画了个歪歪扭扭的C字。本应空无一物的眼前出现一个透明的炫纹,镂空出一扇门的形状,孙翔伸手过去扯了下,把那扇凭空出现的扭曲的“门”扯开,“门框”周围轻微波动,能看到琉璃一般流动的质感,是张佳乐的屏蔽结界。

“快进去,”孙翔催促,“我的单兵突入技能只能维持10秒钟。”

周泽楷不动。

“……有点,矮。”

他犹豫了一秒钟,在孙翔快要喷火的视线里,嗫嚅了一句。

“矮?什么矮?你说这门矮?”

孙翔还不太习惯寡言队长的交流方式,见周泽楷点头,顿时炸毛了:

“矮什么矮?我见你上次的量衣表了,你裸脚181穿鞋最多183,老子——我185进这门都……把你的帽子摘了!”

一手扳着虚无的“门”,孙翔一把夺下周泽楷的呢帽扣到自己头上:“不矮了吧?快进!”

“不是……算了。”

周泽楷露出有点委屈的神情,盯着那扇门,抬起脚迈进去一步,然后举起手,按住了自己头顶怎么都梳不下去的翘发,躬身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

风起,孙翔重重地甩了下胳膊,随着甩“门”的动作,结界内空气明显停滞了下来。周泽楷确认孙翔已经拖了个马扎在警戒带外坐下开始喝水把守,转身,面对别墅深深吸了口气。

两天了,依然有残存的火药味。

根据报告,两天前的凌晨3点左右,这里发生了爆炸,起爆点是一楼餐厅,一人死亡,死亡原因不是爆炸,而是胸部受伤导致的失血性休克。

死者持有一封信件,根据现场痕迹已经被烧毁,信件内容非常重要。

烧毁的物品……是比较艰难的任务了。

周泽楷戴上手套和鞋套,向别墅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在低头观察地面上的痕迹——他抬起头。

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

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穿着淘宝19.9包邮的衬衣和牛仔裤,埋头坐在台阶上发呆。注意到周泽楷疑惑的目光,那人抬起头,皮肤是不常锻炼终日宅在家里的人特有的苍白,脸有点虚胖,看起来还算顺眼,就这么自来熟地扬手冲周泽楷打了个招呼:

“哟,有烟吗?”

“有……”

对这张脸没什么印象,但能留在结界里的必然是自己人。交际是周泽楷的弱项,他只能怔怔地答了一句,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包没拆封的烟递了过去。

“哎呦,你怎么知道哥就抽这个牌子——”

那人很满意地抠开烟盒的塑料膜,熟练地磕出一根叼到嘴上:“有火没?借个火。”

“没……”周泽楷本能地继续答,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夺过那人手里的烟盒,不好意思去抢嘴上那根,着急地比划了几下,才憋出四个字:“现场……禁烟。”

“啊?”那人像是很惊讶地反问,“那你递给我干什么?”

“特意买的……现场,这个牌子的烟头。”

周泽楷急得脸都涨红了,他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明白,往常这种事情都是江波涛去打点的,他只需要工作就行了。

他也是第一次在工作场所见到别的人。

还叼着烟的男人盯着手足无措的周泽楷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哦,你是那个——”

“‘轮回’的。”

“哦对对,善后部门。”

“……现场还原组。”

“嗯对,一个意思,”男人跳起来,“总算到了,开工吧。”

“……”

周泽楷彻底被男人搞蒙了,他不敢动,脑子里千回百转思考着要怎么把这个人弄出去,又踌躇着不知该怎么开口。看出他的困扰,男人伸手到衬衣里摸出个小本本,冲着周泽楷亮了亮:

“自己人啊,我是‘嘉世’的叶秋。”

“叶秋……前辈!”

周泽楷差点惊叫起来,隶属于缉毒支队的秘密部门“嘉世”的叶秋是警局有名的大神级人物,各项考核比武都是永远的第一名不说,立功的荣誉证书都有等身高了。因为缉毒支队工作的特殊性,叶秋从来都是神出鬼没的,周泽楷工作几年来竟是从来没见过他,表彰的时候也从没露过面。

可是——

“前辈不是已经——”

“嗯,根据档案,我是已经死了一年多了。”

叶秋理所当然地点头,周泽楷顿时明白了。警局内部执行特殊任务注销个户口伪造个身份是很正常的事情,看来叶秋前辈早在一年前“牺牲”的事另有隐情。

周泽楷顿时又激动又紧张,愈加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叶秋倒是笑了下:“别喊我叶秋了,我现在身份证的名字是叶修。你是‘轮回’的周泽楷对吧?经常见你的照片贴在公告栏上——来吧小周,赶紧的动手了。”





虽然前辈很值得尊敬,但是原则不能打破,叶秋——叶修只好遗憾地叼着没点燃的烟过过干瘾。

周泽楷一步一步丈量着别墅的外围,拿着手机一页一页翻现场勘查报告,对应着连墙角的排水管都检查了一遍。叶修叼着烟抄着手跟着他走,什么都不帮忙,周泽楷反而挺高兴的。

前辈很厉害很全能——但是这个工作术业有专攻,外行人插手会乱套的,前辈这么自觉真是太好了,前辈真好。

叶修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周泽楷单纯的推论划进了“好人”的范围,只亦步亦趋地跟着周泽楷,时不时插几句话调节一下沉闷的气氛:

“之前你们的队长——老张,张益玮呢?”

周泽楷打开手机app简单地涂现场图,闻言抬头,思考了一下才答:“张队调职了。”

“嗯,早该换人了,”叶修赞同地点头,“技术糟糕的可以——长得也不好看。”

周泽楷觉得这个逻辑简直有问题,又不知该怎么吐槽,只好换个角度问:

“前辈……见过张队工作?”

“嗯?没有,”叶修爽快地承认,“你们‘轮回’不是一直都要求清场的嘛。”

既然你知道那怎么还留在这里——

周泽楷想了想,还是没有说,沉默了一会儿,简单地解释了一句:“无关人员会影响熵值。”

“啥?”

“熵,”涉及专业,周泽楷难得地多解释了几句,“物理上用来表示物质‘无秩序’的程度,我们借用来表示因果值。熵永远在增加。”

“听不懂,”叶修坦率地答,见周泽楷又要开口,连忙阻止,“算啦反正干活的是你——放心吧,哥是‘相关人员’,专门留下来帮你描述案件的。比如说这个——”

他用手指夹下烟,点了点地上的几片碎弹片。周泽楷生怕他会去捡起来,叶修倒是很有素质,只抬手,从弹片的位置向别墅餐厅的窗户比出一条直线:“这几片弹片是从那扇窗户飞出来的,分别对应哪个破损点——能行吗,小周?”

周泽楷点头。

他从右腰间的枪套里取出一把已经很少见了的左轮手枪,枪管上有暗红色的纹路一直缠绕到枪柄,周泽楷专用的设备,荒火。

他用戴了手套的左手拾起左数第二片弹片,按在枪口上,松手,弹片竟然被吸附在枪口上。周泽楷抬起左手,按了一下腕表上的计量仪,显示屏上亮起一个巨大的数字,荧荧地闪着光。周泽楷举起枪,瞄准了叶修指向的那扇窗口,微调了一下,扣动了扳机。

没有枪响声,没有烟,没有后坐力,没有弹壳掉出来,只有那片弹片破空而去,精准地贴着玻璃窗残存的碎片飞进室内。

然后,那片玻璃奇迹般地亮了一下,几块玻璃碎片飞回去,附在窗框边残存的玻璃上,完美融合,完好如从未破碎过。

腕表上的数字跳了一下,减少了几个数,灭了下去。

“厉害啊小周,”叶修目瞪口呆,过了几秒才啧啧称赞,“这就是现场还原?”

“因果逆转,”周泽楷继续蹲下身去,捡起右数第三片弹片,再次按下腕表,“必须绝对符合事实倒转顺序,轨迹,触发条件才行。”

“——难怪叫’轮回‘。”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叶修也被周泽楷这逆天的技能震惊了,看着他一片一片把弹片都射回去,每一片都精确地沿着它曾经爆炸出来的轨迹回归原位。打完地上的弹片,已经有一扇窗玻璃基本成型,

“我感觉就像在看MTV,此处可以有BGM,哥都有点晕了。”

叶修搭着周泽楷的肩感叹了一句,很快地拿开手臂,把烟又含回去:“难不成什么都能恢复吗?人死也能复生?不太可能吧?”

周泽楷闻言,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理论可行。”

没理会差点掉了烟的叶修,周泽楷皱了皱眉,似乎真的在考虑复活的理论,想了很久,苦恼地抿嘴:“需要熵值很大,要审批才行。”

“还真能啊……”叶修感觉世界观都被颠覆了,“你带了多少,那个熵?”

周泽楷低头看看腕表:“一亿四千万单位,还剩一亿三千六百八十万——”

“停,”叶修连忙打断他念数字,“你就说够不够吧。”

“够——一个半人。”周泽楷估算了一下,“72小时以内。”

“那算了,”叶修遗憾,“我朋友去世好几年了。”

他砸了砸嘴,把烟好好地叼住,往前走了几步:“来吧小周,这边。”



《因果律》中

《因果律》下

评论(10)
热度(147)
  1. 魅影天涯冰冰一年又一年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