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叶周】言灵14.2

趁小周生日抓紧时间吐半截便当(半截什么鬼!)

啊哈哈因为下一更会有机甲大战(或许)最好一气呵成地更,所以酝酿两天~

我一定要拣起坑来填了,因为事实证明挖坑不填的代价是挖坑埋内脏……不要问我这是什么意思……真的不要问QAQ

小枪王生日快乐~~~


前戳

++++++++++++++++++++++++++++++++

在食堂耽误了这么几分钟,待叶修拎着早饭回到宿舍时,周泽楷已经打理整齐,坐在餐桌前焦躁不安地摆弄手指头,一听见门响便腾地站起来,短促地说:

“指挥室,走!”

这一声令下,上身还面向房内的叶修骨盆当即转了个向,双腿几乎拧了一百八十度,脚尖不屈不挠地指向门外,他哀嚎一声:

“腰!我的老腰!小周你不要一言不合就下言灵啊喂!”

周泽楷勉强扯了个歉意的笑,三步并作两步赶到门口,推着叶修急匆匆地出了门。等电梯的时候周泽楷敲了好几次按钮,瞪着缓慢跳动的数字反复叹气,叶修相信如果不是自己反复嘱咐过他绝对不要单独行动,周泽楷早就自己跑没影了。

还不到七点,就算是任务日的作战会议也太早了点,可叶修跟着周泽楷跑步进指挥室的时候,“轮回”的其他队员都已经到齐了,从方明华开始依次往下坐了两个位子,最靠近长桌左端主座下手的两个位子上是守着台笔记本电脑一脸严肃的喻文州,和半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黄少天。就在叶修一脚踏进指挥室的同时,黄少天猛地直起身子,鼻子抽动两下,表情一瞬间和他的队长重合了:

“……烧麦?”他又嗅了两下,压低声音以对接头暗号的语气神神秘秘地念。

全屋人的目光如同被磁石吸着一样,齐刷刷地摆向了叶修手里那个没来得及放下的打包袋。

“……啊。”

叶修神情自若地拖着把椅子,照例摆到周泽楷身后半米一屁股坐下,把承载着黄少天殷殷期盼的烧麦袋子挂到靠背上,嫌弃地低声赶他:“去去去,我们小周队长的早饭,想吃让你们队长买去。”

喻文州咳了一声,见周泽楷已经坐定,便抬手掀开了笔记本的屏幕盖,示意门口的队员关掉灯打开投影:

“周队,这么着急打扰实在不好意思,只是前天我们送去做检验的那两块布片今天早上出了结果,我认为你应该想要早点知道……”

周泽楷忙不迭地点头,两眼紧盯着投影屏上放大的电镜照片看,喻文州不疾不徐地讲解:

“我们‘蓝雨’找到的布片和贵战队的那一片,纤维断端处基本吻合,基本可以断定为同一来源;只不过,这一片——”他放大了一张电镜照片,用激光笔划了几圈,“这是周队你提供的那片碎片,你看这个纤维断端参差不齐,有一定的方向性,应该是撕扯下来的,另外上面沾有的金属和涂漆碎片,我们技术部和贵战队技术部的结论一致,可以确定是来自于‘无浪’。”

周泽楷点点头。

“至于少天带回来的这片,纤维横断比较整齐,更像是被剪下来的——”喻文州来回切换照片给“轮回”的人看对比,“另外上面沾有隐血,还有一根短头发,DNA鉴定确认是江波涛。”

——一片寂静。

“结论就是这样的了,周队。”片刻,喻文州打破了沉默,“你确认过结果之后,我就往指挥部报告了——”

“……咦?”

周泽楷突然对着投影屏上的头发照片惊讶了一声。

“怎么了周队?”

“头发……”周泽楷拖过喻文州的电脑,把电镜照片放大了一些,“断面——有点长。”

他抬头,斩钉截铁道:“就在那……的前一天,队里刚刚一起剪过头发。”

听到这里,叶修也郑重了,凑过来看屏幕,思考了一会儿,确定道:

“看这个发梢断面,应该是剪完之后又长了几天的。也就是说,要么这是江波涛之前留下的,要么就是……”

“小江还,活着?”方明华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

一阵低低的喧哗,不止方明华,“轮回”全队都被这个猜想振奋了,但一个个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会惊扰了这个还飘在未知中的生存可能。

“我和你去,喻队。”周泽楷站起来,眼神有点茫然飘忽,脚下却坚定,“指挥部,我和你去——还有……”

他的语气和神情完全不配套,慌乱地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没找到落点,直到看见叶修站起来,才恍然地点点头。

“……便宜你了。”叶修嘀咕一句,把烧麦袋子递给眼冒绿光的黄少天,在他“卧槽终于碰到吃的了一大早的饿死我了你们不知道我们技术部那群孙子拖着老子我一起通宵简直不是人干事”的背景音乐里加快步伐跟上了独自跑出了轮回指挥室的周泽楷。

 

 


评论(9)
热度(50)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