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TF/神弃小剧场之一】部长的X次不成功攻略记录

突然发现忘记把《神弃》系列的N个小剧场贴过来了,所以麻溜儿地来混个1029更~

为啥其他地方都收到取消停休的通知快乐过周末了而我们并没有………………


神弃小剧场之一:部长的X次不成功攻略记录

——《神弃》光棍节番外

CP:TF

Word by 冰之灵

话说“青春”战部冰山部长与天才小熊不二子终于互通款曲各表心意甜蜜携手以后,本就都是不顾忌别人眼光的人,各种场合下都常常眼神交递传情,十指相扣,坦坦荡荡地释放该死地闪的粉红光线,私下更是急水撑蒿,野渡无人,春宵苦短日高起,圈圈叉叉到天明——

嘛,以上是乾的八卦设想,虽说在战部工作人员之间偷偷流传甚广,终究也还只是八卦而已。

而部长部员面前一天比一天黑的脸,或许正写着“……”(喂!)

呃,更正,除了小熊以外我们是看不出什么的。若是去问不二子,或许在一贯的公式微笑里能得出“呵呵呵”的结论(喂喂!!)

以下是完全忠实于真相(红字真实)的作战记录。

 

S式“青春”战部   Leaf战队“青春”作战记录(绝密)

编    号:XXX

时    间:X年X月A日       23:47

地    点:“青春”战部“青春”战队Seigaku-Leaf-FS客厅

任务类型:捕熊作战(初作战)

任务起因:与战人员(Seigaku-Leaf-TK 手冢国光;Seigaku-Leaf-FS 不二周助)言谈交流上升至肢体交流所致(喂)

任务过程:详见下。

“——Tezuka?”

训练完毕,不二被手冢送回房间。训练过渡几近脱力一身大汗的不二顾自进浴室淋浴更衣,洗完澡清清爽爽穿着睡衣顶着毛巾边擦头发边走出来,便见手冢合上手里的书,抬头,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

“这个——”手冢举起书扬了扬,简短地问,“做什么?”

封面上赫然一行烫金大字:青春期少男手册。

“啊,”不二微笑得很坦然,“从图书馆借的,越前最近很奇怪呐。”

手冢不语,重新翻开到有书签的地方,指着详尽的生理解剖图和“如何缓解自X的心理压力”的标题无声地质问:

——你别告诉我这些东西越前也需要你来解释。

不二抚额苦笑,举起双手诚挚地发誓:

“Ne Tezuka,相信我,训练和任务强度没有轻松到让我欲求不满的地步。”

闻言,手冢眸色转暗,把书放到床头柜上,缓缓站起身:

“——我有。”

未待不二领会手冢精简的句子代表的含义,手冢已倾身过来,全面打断他的思考回路。

“——Tezuka,”虽然自幼超强度的体能训练锻炼出足够的肺活量,不二狼狈地挣扎出来前还是觉得险些窒息,无法调整呼吸是耐久运动的大忌,“明天、明天顾问拍我去警局的!”

“——我会要求她换人。”如果你体力不支的话。手冢稍稍抬起头,不觉间娇小的恋人已被抵到墙边,他爱这种自上而下完全笼罩不容逃脱的占有感。抬手取下眼镜放入衬衣胸前的口袋,模糊地想到等下还不知会一起丢到哪里,手冢重新低头,于是升温。

不二觉得很危险。虽然从未经历过,常识也能告诉他若是干柴烈火焚到床上明天倒霉的必定是他。无奈实在是挣不开,终于明白第一与第二的体力差距竟是如此之大,更何况亲昵的心爱的气息浪一般拍过来他早已全身酥软。温存到了耳畔,呼吸声近在毫厘,不二合拢双眼慢慢仰头,舒展的脖颈天鹅一般颀长优美。于是手冢一点点吻下,游移至锁骨,来回点吻,一片朦胧中向那凸起细细咬下——

“嘟——”

手冢生生怔住,不二双眸一片雾气,一瞬间都不知所措。

“Tezuka,战备集合——?”

条件反射要弹起来的不二被手冢压住双肩。

“不是我发的,”手冢皱眉,摸索着找眼镜,“乾?”

天花板上已经开始滚动集合信息。

“Tezuka!”不二扬头默读,不禁怪叫,“集合地点为什么是——”

蓦然醒悟,不二低头看自己领口,禁不住想要破口大骂——

“Tezuka你什么眼神!你——你咬我睡衣领扣的警铃做什么?!”

“……”

不二房间外,一分钟内——不,都在各自房间准备就寝的队员们只用了十五秒便全副武装齐齐集合,隐约听到大石在喊叫:

“手冢不在?!算了,事态紧急,不二说不定已经遇难!大家战斗准备,桃城海堂撞门!——刷卡?!开玩笑,不二那么仔细肯定开了夜间模式了!撞!!!”

……

任务结果:失败。

 

 

编    号:XXX+1

时    间:X年X月B日       14:31

地    点:“青春”战部“青春”战队战斗中心场,第二训练室

任务类型:捕熊作战(二回目)

任务起因:同上(喂……)

任务过程:详见下。

“不愧是Tezuka,还是比不过你。”

模拟训练隔间内,不二收起手具,喘息着微笑着走向一边,拿起地上的水壶和毛巾递给手冢。

“——你没认真。”

接过毛巾,手冢却长臂一伸把不二拉进怀里,抬手先帮他擦汗。

“哪有,”不二轻笑,安心享受手冢的服务,“对于训练来说我很认真了。”

手冢不语,放下毛巾,拿过水壶喝了一口,顿一下,忽然俯身。

清凉的液体伴着温暖的气息传递,毫无保留地彼此给予。双手交叠,水壶与毛巾早已不知去向。不二的手渐渐向上扶住手冢的肩,半是探索半是想要推开来寻找新鲜空气。

“墙壁……”不二抓住仅存的意识低声提醒。

“是不透明的。”手冢短短地应,手掌逐渐向下,怀里支撑得体重越来越重,不二已经快要软到。手冢一手揽住不二的腰,不厌其烦地在不二唇上反复摩挲。温暖的包容的气息充盈全身,于是沉沦。

“——下面我讲一下训练室的控制操作,明天开始你先在这里见习。训练室的隔间控制台就是这个,这是墙壁的转换开关——”

……外面的,是乾的声音?

勉强找回部分理智,手冢意识到自己似乎应该先停一下。

“——现在是全不透明化,扳到这里是双向透明——”

正在向新来的工作人员讲解的乾猛地顿住,半晌,才艰难地咽一下口水,把视线生生从面黑如铁的手冢和背对着他尚未反应过来的不二身上移开。

……

任务结果:(再度)失败。

 

 

编    号:XXX+2

时    间:X年X月C日       01:53

地    点:“青春”战部“青春”战队Seigaku-Leaf-FS卧室

任务类型:捕熊作战(三回目)

任务起因:同上(喂你够了!!)

任务过程:详见下。

“很晚了,先休息,快睡吧。明天放你假。”

刚刚完成紧急任务,疲惫地赶回来的手冢对同样疲惫的不二低声说。

不二只剩了点头的力气,坐到床上开始换衣服。淋浴都没力气去了,只想赶快换上睡衣好好睡一觉。方才的战斗耗损太大,只出动两个人可能是有些轻敌。见不二手指按上扣子抖得数次解不开,手冢禁不住伸手去帮他。

队服外套轻柔落下,之后是长裤。再去脱战斗服时,动作已渐渐变了质。

“Tezuka……”不二在手冢胸前轻轻地喘,“不累吗?”

“还好……”

嗓音喑哑地应,手冢的动作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床垫很软,倒进去的时候手冢杂乱无章地想,太软了对脊椎不好,这个硬度还可以……不二的身体也很软……被子够厚,应该不会着凉……满满的都是不二身上熟悉的淡香……

不二早已无力挣扎,全然放松下来什么都不思考,只是接受。覆上来的身躯瘦却健美,很温暖,熨去周围一切气息,只能感受到他。宽大的手抚过下颌,于是他顺从地抬头;手游走过腰线,于是他气息紊乱起来。手掌渐渐向下——

“嘀——Seigaku-ER。”

……啥?

手冢直起腰来,眨眼,想起自己一开始要走所以根本没开夜间模式。

卧室门被大大咧咧推开,抱着枕头的小孩趿着拖鞋熟门熟路地闯进来,睡意朦胧地含混出一句话来:

“前辈我睡不好……陪我睡……”

眼都没有睁开,越前直接摸上床掀开被子就往里钻。

——%¥#@¥%!!!

“——队员之间不许串宿!!!”

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一伸脚踢到好几条腿的越前耳边炸开一声怒吼,迷迷糊糊地就被拎着领子丢出了门。

“——部长你自己不还是串宿!!!!”

摔坐到公共休息大厅半梦半醒状态脾气很差起床气很大没睡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越前爬起来扒住门死命地捶:

“部长你是坏人!——我不管我要和不二前辈一起睡!!凭什么你自己和不二前辈一起睡不让我和不二前辈一起睡!!!”

——好吧,虽然越前第二天抵死不承认说过这些话,但确实给小道花边新闻增添了强有力的证据。

任务结果:(三度)失败。

……

“不二!起来!给我解释一下!!越前,绕战部跑到死!!!不二,不许睡!!!!”

 

后记:

光棍不算什么啦,看得到抱得到吃不到才是最令人不爽的。


评论(3)
热度(67)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