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叶周】言灵(十三)下

迟到一日的紫月月生日贺(喂!)

这一更挤牙膏挤了好久总算挤出来啦!!

(前戳)


魏琛抖开清单,瞄了两眼就禁不住嫌弃得直撮牙花子:

“这么古老的变压器你也要!我都没地方给你进货去!”他掏了支笔划拉着,“还有这,这个骨关节头,批发最低一百个一盒,你就要两个!‘维豪’都破产多少年了,你要他家的点火器和撞针,你干脆去老韩那‘大漠孤烟’上拆算了!”

周泽楷听到一半就觉得不对,等“大漠孤烟”四个字一出来,他眼睛猛地瞪大,惊跳起来:

“……买、买卖机甲配件是——违法的,吧……”

叶修还没开口,魏琛先漏出一声嗤笑:

“是啊,小伙子你稽查队的呀?”

他从裤兜里摸出半包烟,磕出一根扔给叶修,两人熟稔地把脑袋凑到一起点了火。叶修跟渴了好几天总算找到水的骆驼一样狠狠地连吸两口,仰头满足地享受烟雾滑过鼻腔,而魏琛慢条斯理地抽了一会儿,忽地把一个挑衅的烟圈吹到焦急地站在那里瞪着他的周泽楷面前:

“举报去呀?怎么不走啦?老夫乐得清闲呢!老叶来一趟——”他拎着清单唰啦啦几乎要抖碎,“——我命都要短两年。”

周泽楷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视线在叶修和魏琛之间来来回回,看起来竟有几分委屈。

“行啦行啦,别欺负我们小周队长。”

叶修过了瘾,咬着仅剩过滤嘴的烟蒂最后狠嘬一口才恋恋不舍地踩灭,出来打圆场:“人家不了解情况,问一句应当应份的。小周,老魏他有许可证的。”

见周泽楷依然一脸警惕,叶修踹了魏琛的马扎一脚:“去去去,给小周拿出你那张破纸来看看!”

“不用……”

周泽楷连忙摇头,又乖巧地坐了下来。

“也不怪你不知道,你们这代条件好了,学校舍得花钱——当然小周你赚得也多,”叶修悠悠地忆苦思甜,“像我和老魏那个年代,机体都是自己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凑的,别说黑市,五金店我们都挨个转,六教后头那个仓库里头还有我们当年自己焊枪头磨螺丝的机床呢。”

趁魏琛不注意,叶修眼疾手快地把烟盒里最后那两根抢过来,一根叼嘴上一根别耳后,够了两下没抢到打火机,索性爬起来弯着腰凑着火盆点火:“‘蓝雨’的黄少天你知道吧?别看他就比你高一届,他还是小毛头的时候就跟着老魏一根根电线裹胶带了。”

他嘿嘿笑了两声,倍儿自豪地对魏琛夸:“知道不老魏,我们小周队长可牛了,拍几张照片就够两条大腿钱,还是进口材料的!”

“行行行,那么有钱多给我几个子儿呗!”魏琛满眼嫌弃。

“这可不行,‘轮回’有钱是队里的,我可是穷光蛋。”叶修理直气壮,“走走,验货去,有多少算多少,没有的尽量一两天给哥弄来。”

魏琛骂了两句,站起来拍拍裤子,拎过一个探照灯带路,周泽楷仔细瞧了一眼,还是军用的。

小平房里间暗沉沉的,有个通向后院的木门,寒风从门缝往里拼命钻。魏琛缩了下脖子,推开门,没走两步便见一个硕大的厂房仓库,屋顶极高,没有窗,漆黑一片,魏琛举起探照灯,光束晃过地面上横七竖八的电缆和泡沫塑料,他在墙上照了半天,总算找到电闸合了上去。

“啪”“啪”几声响过,大灯一盏盏亮起来,周泽楷轻微地吸了口气。

足有七八米高的货架一排排密密麻麻地一直摆进仓库深处,架子上摆满了大小不一的纸箱子,数字编号统一朝外,看不出内容物。正中间竖着两个报废的机甲骨架,电缆和肌纤维一条条垂着,分门别类捆扎起来。骨架脚下堆着小山似的燃料电池组,各个型号都有,新旧不一。周泽楷惊叹不已,往前走了两步,又犹豫着回头望了叶修一眼。

“小周你随便看,看上啥哥给你买。”叶修特别豪气地放话,魏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倒也没阻止。周泽楷兴趣浓厚地到里面转了一圈,蹲在电池山前摆弄了一会儿,回过头又抱下一箱燃烧弹空弹壳研究起来。

作为“神枪手”系列的驾驶员,周泽楷对枪系机甲的配件如数家珍,也应邀做过品牌测评。不过财大气粗的“轮回”向来给他们的队长兼王牌提供最新最好的资源,而魏琛这里几乎揽括了市面上各种档次各种品牌的产品,比如“维豪”一二三代的枪管还是改良前的膛线,周泽楷好奇地撸起袖子把整只手都伸进去一点点地摸,蹭了一手黑乎乎的油。

周泽楷有些赧然,抽了旁边擦枪的抹布小心地擦手,没敢再碰别的,凑到叶修那边乖乖地听他们交谈。魏琛正拖出几大箱子散零件扒拉着找叶修清单上的东西,脑袋都埋进去了,瓮声瓮气地说:

“这个肘关节只有一个,弄不到俩了。”

叶修可惜地叹气:“哎,只有一个……我还得另配一个,另花钱不说,俩胳膊都不长一样,能把张新杰逼死,还不给便宜点。”

“成吧,把零头给你抹了。”魏琛答应得倒也爽快。

“抹三百?”

“抹五毛!”

一个拳头大的螺母砸出来,叶修躲了一下,周泽楷顺手拿抹布兜住,稳稳当当放在当桌子用的木箱上,认出是固定膝关节用的。

“这螺母你就要一个?”魏琛最后刨了两下,踢开这个箱子继续翻下一个,“一个也太少了不卖!最少得要俩吧,两条腿不长一样?”

“两条腿凭啥非得长一样啊,”叶修理直气壮,“这叫个性化定制,最大化实现多元性的创新精神!”

“你又不怕把张新杰逼死了?”

“我怕啥?又不是他开。”

“呸!叶修你还要不要脸了!”

“要啊,脸上的部件这不写顶头了嘛,装甲给我拿好的啊!我那俩眼窝还露着电线呢。”

“……”

周泽楷在旁边听得满头黑线。

大部分配件都找齐之后,魏琛拿着计算器算了一会儿,把液晶屏上的数字给叶修看。

“啧啧,老魏你也太坑了吧,”叶修作势捂上眼,从指头缝里瞄了一眼,连忙摆手,“去掉去掉,把零去了。”

“成啊,给你抹一块的零头。”

“我让你去个‘零’不是零头!你坑别人也就算了,我还不知道价吗?”

叶修拿起笔嘀嘀咕咕开始划,魏琛凑过去看了一眼,差点翻脸:

“卧槽叶修你大爷的!这个价我进都进不到啊!你以为这玩意是拿模具浇铁水灌出来的?卖铁都比这钱多!”

“得了吧,这玩意就不是铁的,现在3D打印技术那么发达——”

“3D打印更贵好吧!滚犊子!”

两个人开始砍价,上千的零件论元砍,几百的东西恨不得论分砍,夹杂着各种亲切的相互问候和怀念的翻旧账,唇枪舌战到一旁的周泽楷都羞愧了,望完了天望地板,数完纽扣数螺纹,最后在魏琛又拿“你就买一两个还好意思要批发价”说的时候忍不住了,掏出一本支票拍到桌子上:

“多买点,我付。”

动作特别总裁,语气倒是弱弱的,拘于GS没法霸道一把,周泽楷内心也是崩溃的。

叶修失笑,赶紧把支票本往他怀里塞:

“别介啊小周,我自己买东西自己用,不好走‘轮回’账的。”

“我私库,”周泽楷认真地强调,“我有钱。”

“是是是,知道你有钱。”

叶修简直要爆笑了,哄着周泽楷把支票收起来,转脸对魏琛摆臭脸:“你看我们小周队长都不高兴了,人家可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大明星,你快点别耽误时间了。”

魏琛:“……”

好容易谈好了价格,魏琛把配件清点好,一箱一箱用平板车拖到叶修他们开来的皮卡旁。叶修不让周泽楷沾手,自己爬到车后斗上,接过魏琛扛上来的箱子码放,全码好了正好放满车斗。

“行了,”魏琛拍打着军大衣上蹭的灰,“现金还是划卡?”

叶修没理他,拿着一个灯管对着阳光看。魏琛啧一声,又催了他两遍,才见叶修拿着那根灯管跳下车,慢条斯理地开口:

“老魏呀,这批零件,生辰八字不好,再便宜点吧。”

“……啥?”

“这货号,生产日期是礼拜天啊。”

“礼拜天咋了?”

“礼拜天还加班,工人心情不好啊,做活的时候手轻点重点的……来来,再便宜点,这箱子打个五折吧。”

“……”

周泽楷没忍住趴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尖锐地响着他无法言说的内心弹幕。

 

 

回到学校已是黄昏,叶修把车停到老“嘉世”地下机库外,周泽楷正在认真地把快餐盒子打包封在垃圾袋里准备丢掉。

“小周你在车上等我会儿啊。”

叶修扔下一句,自己跳下车,绕到车后面打量了一下车斗,盘算着还能不能匀出点空间来。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坐在副驾驶上,只是从车窗探出头,小心地问了一句:

“东西……不用抬下来?”

“不用,”叶修摆手喊道,“一会儿一块拉回‘轮回’大楼去,我老往这边跑也不方便。”

“?”

周泽楷用眼神打了个问号,叶修笑了声:“等会儿,给你看样东西!”

他自己钻进了长长的通道,十几分钟后,钻出来一个钢铁骷髅,手脚并用匍匐着爬出来,一转身仰面往皮卡车后斗一倒,差点把车扑翻了。

“!”

周泽楷连忙跳下车,见那个只有骨架没有装甲的骷髅尽力把两条胳膊和驾驶舱都收到车斗里,然后胸甲一掀,叶修冒出头来冲他笑:

“燃料不太够了,自己跑估计过不去,小周你等会儿就挂个一档慢慢开,光两条腿拖在地上扑腾几下估计问题不大。”

“……”

周泽楷瞪大了眼,讷讷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叶修看出他的惊奇和疑问,抽出一只手拍了拍光秃秃没有涂层的胸甲壳:

“它叫‘君莫笑’,虽然只是个半成品,不过将来它就是第一架远近战通用,能适应各种地形和作战条件,能搭载所有型号武器的机甲。”

叶修期盼着盯着周泽楷:“你觉得怎么样?”

周泽楷定定地打量着这个名为“君莫笑”的骨头架子,目光深深,最后落在它手边那柄还蒙着喷绘帆布的伞骨上,似乎回忆起了昨天的战斗投影。

“……很好呀。”他最终笑了下,诚恳地说。


(十四)

评论(24)
热度(91)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