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叶周】言灵(十三)上

看到上一章大家都留言一水的有生之年,顿时感觉特别愧疚TAT

上一章说的“看到了未来”是各种意义上的,大家可以猜猜,各·种·意·义·上·哦~

一写到老魏我就特别开心特别顺!


(前)


(十三)

    它回来了。

它回来了……

它回来了!

叶修一开始还不敢相信,手软腿哆嗦地爬回宿舍,洗澡的时候攥着喷头发了半小时呆,反复试了几次才确定,在床上翻来覆去打了半宿滚,天边既白才迷糊过去。

梦见了雪白的墙,冰凉的点滴,还有调查组三个人一水的金边眼镜,在病房炽白的灯下反着冷漠的光:

……

“叶秋同志你好,我们接到报告,你的GS消失了,是这样的吗?”

“……是的。”

“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

“你们也知道,我的‘那个’并不是那么容易触发的……大概就是住院以后,这几天吧。”

“非常遗憾,那么你认为,你的GS消失会影响你对‘嘉世’的作战指挥吗?”

“我认为不会。”

“你能够确定吗?基于你的GS特质,委员会有很多人认为它的消失会对‘嘉世’造成很大的损失。”

“——我并不是,‘嘉世’也不是,依赖‘那个’,Glory Seed才走到今天的。”

“好的,祝你早日康复。”

……

“陶司令?”

“叶秋,我必须说,对于最近‘嘉世’的战绩,我非常不满意。”

“……”

“队伍里有战士认为是你的‘那个’消失的原因。”

“不可能。”

“你也得承认,现在队里人心涣散,校内友谊赛,一场都没赢,这个月的任务完成率是零,零!”

“……我知道。”

“叶秋……我只看现实,你现在没法带领队员了。”

“……”

“休养一段时间吧,先一年好了,说不定‘那个’就回来了——或者回学校当个教官也不错,清闲安全工资也不低——”

“——或者……你们可以,利用我这样做……”

……

窗帘缝间漏进一丝微光,爬上床头柜,在擦得锃亮的“嘉世”战队队徽上那三颗星星上缓慢地掠过去。

 

 

叶修一觉睡醒都还在激动的尾巴上。严格的生物钟把他的脚趾头从床上提溜起来,脑袋里还是一锅沸腾的脑浆。毕竟睡着得晚,叶修比平常多耽搁了半小时,拉开卧室门正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周泽楷在他门口犹豫。

周泽楷起得也挺早,买回来早餐后在客厅里坐了半晌也没见叶修出来,这才耐不住去蹲门口了。他还计较着昨天叶修的话,反复想了很久,最后觉得不管叶修是不是前辈战绩如何,归根结底现在都是自己战队里的,作为队长不能厚此薄彼,既然安慰了孙翔那么叶修也不能落下。

奈何口残如周泽楷,在门口转了半天圈也没组织好语言,结果叶修兴冲冲地一开门,二话不说先捧着他脑袋拉下来,在额头上结结实实啃了一口。

周泽楷:“!!!!!!”

那锅沸腾的浆糊成功转移到了尽心尽责的周队脑袋里,炸得他两眼都懵了。

叶修晨跑的时候还连蹦带跳的,五圈下来,凛冽的晨风总算把他吹冷静了。

然后呢?

他突然后知后觉地迷茫了,GS回来了,然后呢?

然后没了。

“嘉世”战队已经解散了。牺牲的已经回不来了。

叶修的步子慢下来,整队出操的新兵们喊着号子一队一队地从他旁边超过去,带队操练的“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哈着白气向他抬了抬手,叶修无意识地跟他击了一下掌算作招呼。

目标达成,是不是到了离开“轮回”的时候了?

……“没有这样的机体——”……

……“——你可以的。”……

——还有,想要得到的。

没错。

在那之前……

 

 

“今天,咱们战队休假是吧?”

吃完早饭收拾餐厅的时候,叶修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趁势提要求:“那……小周你陪我去办点事行不?”

他把刷好的碗筷竖在滤水篮里,擦着手劝说:“你看,你现在身体这个状况,我也不敢擅自离岗,可是吧——”

准备好的比如“事情真的很急”“你也需要出门散散心”之类的话还没说,叶修一回头,正看见周泽楷忙不迭地拼命点头。

两人换了便装,用周泽楷的队长权限去“轮回”车库里领了辆皮卡又签了出门的单子,叶修开着车从位于西郊的荣耀军校开进市区,又咣当咣当地开到了东郊,在失修的土路上颠簸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开进了一家废品收购站。

“老魏!魏琛!”叶修从皮卡上跳下来,哗啦哗啦摇挂着锁的铁栅院门,摇掉一层冰碴子,“生意来了,赶紧开门了孙贼!”

周泽楷也下车,用惊异的眼神打量着这个连导航都不一定标得到的地方。院子里一阵犬吠,一个三十多岁胡子拉碴的男子裹着军大衣从小平房里跑出来,随手往角落里扔了根骨头斥了两句,从裤腰带上解下一大串钥匙,骂骂咧咧地拧锁拉门:

“来了来了!着急忙慌的赶着投胎去啊!早几天就说过来,老夫巴巴地窝这没空调没暖气的地方等了两宿,老叶你熊的!”

叶修把车开进院子,狗又叫了起来,魏琛过去踢了笼子一脚。周泽楷跟在车后面走进来,刻意绕开了狗笼,魏琛吊起一条眉毛瞅了他一眼,啧啧:

“哎呦这不是那个——那个那个谁嘛!幸会幸会,蓬荜生辉啊!怎么着小帅哥,怕狗?”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摇头:“挺喜欢的。”

他没说别的,叶修熄了火下来,碰碰魏琛递了根烟:

“人家保护手,你倒好,退了役连狗都养起来了啊,真不想着回去了——啊,小周,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魏琛,‘蓝雨’战队退役的,喻文州那架‘索克萨尔’原先就是他开的。这是小周,老魏你认识吧?”

周泽楷顿时肃然,连忙立正敬了个军礼,魏琛随便回了个,甩着钥匙盘大大咧咧地说:“嗨,退了这么多年了,现在也就是个二道贩子。走走进屋进屋,给你们烧上水了喝点暖和暖和!”

院子里堆满了废旧电器破沙发和压平了的纸盒子,前几天下了场小雪,似乎也没人遮盖一下,瓦楞纸上大片大片洇湿的深色。周泽楷犹疑着跟在叶修身后进屋,小平房就两间,外间生了个火盆,坐着一壶水,正扑哧扑哧冒着汽。魏琛搬了几个马扎围在火盆旁,找了三个纸杯冲进去些茶叶末子,又掏了个白萝卜出来,在衣服上擦了两下,一掰两半递给了叶修和周泽楷。

收音机里男声苍凉嘶哑地唱着,魏琛一边咔嚓咔嚓啃萝卜一边自得其乐地抖着腿。周泽楷捧着杯子暖手,一身铁灰色的羊绒风衣里露出长绒的高领毛衣,长腿别扭地蜷着,俊秀乖巧得和这个昏暗的屋子格格不入,叶修看着隐约有点心疼,咳了一声,从棉袄内袋掏出几张叠得皱皱巴巴的纸递给魏琛:

“喏,这些东西,最好今天我就能拉走。”

(下)

评论(12)
热度(74)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