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一年又一年

传说中的合志进度

⋯⋯今天就写!!!!

一棹春风:

在三十天前,也就是上个月月底,我在首页看到 @不扫屋  久违的身影,大喜过望,立马跑上qq去敲人:“阿蝉,我们打算做一个合志,你要参吗?”


阿蝉:“好啊好啊,不过我年底很忙,如果十一期间没写完那就没法参了。”


过了一周,十月初的时候,我在qq上收到了她的合志稿,第一篇,也是本(名字还没确定的)合志目前为止唯一一篇完结稿……

【叶周】发一个废弃的合志大纲~

最近在忙着完成各种合志的约稿所以一直没爬上来……发一个叶周合志的被废弃大纲吧QAQ可能最后里面的一些梗会套用进去也可能不会的说~

废弃原因是采访相关专业人员的时候发现我想写的全部涉密……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叶周合志哦~~~


无形战线  无名英雄  无私奉献  无尚光荣

(一)

因为第二天有约,习惯夜猫子作息的叶修难得在两点前就关了电脑,结果浑浑噩噩愣是整晚没睡着,起初是以为时差倒不过来,胡思乱想地【打了个手枪?】看了会儿种马文,隔了许久才意识到,窗外滴答滴答的水声扰民得很。

楼上空调漏水打在叶修他们家的空调上响了整晚,叶...

一个不走心的合志本宣

断后路转wwww

一棹春风:

大家好久不见,中秋快乐!


为了庆祝小周生日(2016年的那个),打算做一本叶周合志。


说是合志,作者当然不止我一个,其他还有哪些,现在还不确定,不过不出意外,至少有八位以上。


争取在CP19与大家见面,就这样。


(づ ̄ 3 ̄)づ

我亲爱的小药渣给我画的生贺,《言灵》定妆小周!舔屏!!!

小药渣:亲爱的今年你萌周泽楷对吧!

我:对对对!

小药渣:想让我画什么的!

我:画《言灵》!

小药渣:啥?

我:(介绍blablabla)

小药渣:我不会画机甲

我:随意!帅气军装或者驾驶服!

小药渣:没有枪,我只会画古风!

我:行行行!


然后今天我舔了一天的屏~~~

捏了戴帽子和不戴帽子的一枪穿云周,还有今天过生日的烦烦~
没有画画天赋好痛苦TAT

[叶周]言灵(十二)上

本来周五就要写这一章,结果现场现场加班加班巡逻(近两个月都是这么过下来的),刚回家只赶出来半章,先贴上来~

看到大家坚持不懈地催文我内心有愧啊QAQ


(十二)

叶修笑了。

他不紧不慢地磕出一根烟,含在嘴角,打火机咔哒几下,也没点,就这么慢条斯理地打量着孙翔:

“怎么着,孙小翔?剧本还没下来呢,就开始演叛逆少年啦?”

经历过青春叛逆期的人大都能记得,在对世界的认知不断刷新自己固有想法的矛盾挣扎中,最痛苦的不是一遍遍推翻自己对这个现实的理想和渴望,而是在向周围的成人们寻求认同的时候,看到对方不以为然的敷衍回应。

叛逆期还没过的孙小翔也不例外地被早就摸爬滚打成老油条的叶不修那副老神...

【叶周】言灵(十一)下

啊啊啊啊差点错过了叶神生日QAQ

================

方明华长长舒了一口气,“啪”地一声把笔丢到桌子上:

“倒是蓝雨那小家伙提醒我了……小周,”他语气轻松地唤,“你昨天去拍的照片,带花絮无修版别忘了拷一套给我,我去讨好你嫂子。”

周泽楷眼睛微微发红,上下睫毛都密密长长,看起来毛茸茸的。闻言,他露出个羞涩的笑容,点头:“好的呀。”

方明华向后靠在椅背上,如释重负:“搞定,结婚纪念日的礼物有着落了,每次都谢谢你了啊,小周~”

会议话题瞬间大转变,叶修听着不感兴趣,重新开始敲键盘。长桌上却热闹了起来,对面的杜明腾地跳起来:“哎哎?这样也行吗方哥?拿别的男人照片,去给嫂子当礼...

【叶周】言灵(十一)上

520的一更,跟所有同好表个白♪(^∇^*)

(也许)521还有一更


(十一)

荣耀军校成建制的战队均执行三日轮班制,每支战队一天执勤一天整备一天休假。前一天分头出完任务的轮回各队员早餐后照例在指挥室集合开晨会,轮流汇报任务情况。

“……17:40对指定地点的第三次清扫完毕,尤其对上次作战地点5D区重点清扫,确认已没有可用零件,确认清除全部作战痕迹,确认回收本次任务废弃燃料组和零件。”

吕泊远念完报告上的一段,习惯性地停了一会儿,抬头看周泽楷,目光往他左手边偏了一下,见周泽楷单手抵着下巴听得认真,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低头继续念:

“回收碎片已转交技术部门鉴定,送检金属碎片1....

【叶周】言灵(十上)

这章大纲很顺正文很艰涩……

#我有特殊的开会技巧#by周泽楷


(十)

“神经冲动和脑电图都没有问题,不是器质性的病因。”

方明华对着电脑屏幕上的脉冲一筹莫展:“冷热还有痒,其他触觉都健全,后天获得无痛症的病例目前还没有——啊,叶神,你可以停手了。小周你还好吧?”

叶修颇有几分遗憾地放下鹅毛棒,他遵守方队医的指示,尽职尽责地挠了周泽楷小半个小时的痒痒,挠得小队长满脸通红左躲右闪,死揪着膝盖处的裤子,把熨烫平整的常服揉出两片对称的褶皱,就这样还咬着牙一声不吭。

周泽楷全身发烧。他想起早上他刚进浴室准备淋浴,叶修就刚刚好就跟安了监控一直偷窥自己一样卡着时机闯了进来——没错就是这样然而...

【TF西幻网游】世界解离(三)

(三)

泪汪汪的兔萝莉把两只长耳朵拉下来战战兢兢地护着,颤声拜托不二“请帮兔宝宝收集一些草,八颗就够了啦”就跑掉了,不二在原地等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啊,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接任务”了吧?

“去拔草吧。”

不知是刻意装傻还是死机完毕的手冢默默地转身,抬脚往被树枝和草绳绑出来的栅栏外走,不二连忙跟上。绕过一棵钉着路标的树,面前豁然开朗,大片绝不应该出现在密林里的草坪茂密葱郁,开阔的天空中,一只金灿灿的凤凰低空掠过,尾羽如夕阳般辉煌壮丽,旁边几声惊叫“啊!这么快就出隐藏坐骑了啊!”“据说是充点卡抽奖,充了好几千万才抽出来的呢!”

不二顿了顿,摸了摸口袋掏出包裹,最上方刺目的“0G”让他...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 冰冰一年又一年 | Powered by LOFTER